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評析

電建企業如何迎接新基建時代的到來

時間:[2020-05-19 ] 信息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作者: 
瀏覽次數:

  無孔不入的新冠疫情已蔓延至全球各個角落,除了極少數國家沒有出現感染病例外,幾乎無一國家幸免。然而在經濟全球化、產業一體化的鏈條下,無論是疫情擴散、抑或經濟成長還是產業發展,沒有哪一個國家和行業能夠獨善其身。由于新冠疫情在國際上擴散情況和持續時間上具有很大不確定性,這讓以中國能建、中國電建為代表的電力建設企業更加難乎其難。為了應對新冠疫情和經濟下行帶來的沖擊和挑戰,中央政府及時提出加快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簡稱新基建)并上升為國家戰略,給正處于發展困境和轉型迷茫中的電建企業帶來了新希望,提供了新動能。如何有效抓住新基建帶來的新契機、加速新舊動能轉換、推動產業轉型升級、促進企業高質量發展,是電建企業必須認真思考的戰略性課題。

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切忌“新瓶裝舊酒”

  作為在新冠疫情的特殊背景條件下推出的國家戰略,新基建毫無疑問將成為我國今年乃至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拉動經濟增長的新動力、新引擎。與傳統基建“鐵公基”(鐵路、公路及其他基礎設施建設)截然不同的是,新基建具有鮮明的科技特征和科技導向,瞄準的是現代科技特別是信息科技發展的新高地,重在精準發力于科技端的基礎設施建設,旨在全面打造數字經濟時代的“信息高速公路”,以構建現代經濟的發展創新之基,謀取未來全球的競爭優勢之舉,主要涵蓋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七大領域。中央政府之所以在當下亮出新基建大招,表面上看是為了應對疫情引發經濟下滑的被迫之舉,深層次原因則是迎接國際競爭新格局的主動出擊。

  新基建不可能再走當年“四萬億”的老路。2008年為應對突如其來的美國次貸危機帶來的影響,中央政府及時出臺了4萬億元投資“猛藥”拉動內需(主要投向傳統基建,但有大量資金進入房地產領域),以達到刺激經濟增長的目的,這一輪刺激計劃雖然后來爭議頗大、褒貶不一,但對當時處于經營困境中的電建企業來說卻受益良多,猶如“大旱逢甘霖”,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黃金期”,經營規模和資產規模獲得空前擴張,兩大電建央企還順利實現整體上市。但由于“用力”過于剛猛,在一些制約和影響企業發展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沒有來得及治愈的情況下,又留下了不少的“后遺癥”,如企業債務水平增長過快,資產負債率居高不下;粗獷型的發展模式愈演愈烈,集約化經營劃上“休止符”;低效無效產能明顯過剩,產業轉型之路步履維艱;組織架構臃腫龐大,冗員庸官再次膨脹等,給后來的電建企業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埋下不少“隱患”。

  不可否認,新基建將引發新一輪基建熱潮,又一次帶給電建企業巨大的戰略機遇和市場想象空間,有可能讓電建企業迸發出成長的“第二春”,其發展前景和重要意義不容小覷。但也要清晰地看到,長期以來我國電力建設市場上“僧多粥少”的狀況并沒有得到明顯改觀,而且新基建具有技術含量高、更迭速度快、項目體量小等特點,對電建企業的市場拉動作用不會像傳統基建那么強勁顯著,不少電建企業還面臨著缺乏資質和業績等準入條件、行業壁壘和地方保護嚴重、對口專業人才匱乏等現實問題需要解決。因此,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市場,必須擺脫舊的思維定勢,大膽探索新思路、新招式,切實避免“穿新鞋、走老路”,既要創新創造,又要敢闖真沖,結合國家“十四五”規劃的發展要求,遵循新基建的行業特點,圍繞自己的優勢特長和主導業務,把握好發展的節奏與速度,理清新基建開發的新策略,不斷謀求市場競爭的新優勢,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力度,加快技術創新和數字化嫁接的步伐,推動業務升級換代和企業高質量發展,真正打造出未來產業轉型和業務發展的“升級版”,踏出一條技術引領、創新驅動、均衡協調、健康持續的發展新道路。

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要念好“五字訣”

  總體來說,新基建更加側重于突出產業轉型升級的新方向,大體可分為“兩大塊”:其一是重創新,如5G基建、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等領域,打造現代信息化基礎設施;其二是補短板,如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以補齊產業發展過程中的不足。對電建企業而言,補短板是電建企業的“老本行”、“主戰場”,重創新目前涉足還不多,有待深耕細拓。因此,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要重點念好以下“五字訣”:

  一是突出一個“創”字。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靈魂。電建企業就是本著創新稟賦而不斷發展壯大的,如兩大電建央企抓住傳統基建的機遇,創新求變實現了由電力建設向“大建安”格局的轉移,業務延伸到公路、鐵路、機場、市政等眾多領域。面對新基建更要秉持創新的理念:一方面在競爭優勢領域,如特高壓和充電樁設計與施工、城際高鐵和城際軌道施工建設等方面,加大創新創造,保持自身的競爭優勢;另一方面在一些相對較弱、不很熟悉的領域,如5G、大數據建設等方面,要積極創造條件把“短板”變成“潛力板”,力爭占有一席之地。

  二是重在一個“智”字。新基建與數字技術發展相互交融,是發展信息化、智能化、數字化的重要載體,特別是以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一代數字科技與實體經濟日趨融合,正將疫情沖擊轉化為經濟轉型發展的新動力。這也要求電建企業加快數字化嫁接,通過現代信息技術應用與傳統業務的深度融合,培育壯大數字經濟的新動能,加快撬動新基建的動力引擎,激發出新經濟的內生潛能,實現電力企業數字化戰略轉型的全面加速。

  三是堅持一個“穩”字。隨著境外疫情加速擴散蔓延,外需大幅萎縮,境外“訂單”銳減,將是大概率事件。中央反復強調“六穩”的同時,首次提出“六保”的要求,為穩住經濟把脈定向、謀篇布局,在出口、消費受到沖擊時,新基建將發揮經濟“穩定器”作用。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業務也要“穩”字當頭,確保“換擋不失速”,既要有堅定發展信心,保持戰略定力,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狠抓業務開拓,深挖市場潛能;又要“干”字先行,穩步推進改革和創新,破除發展中的體制機制障礙,實現業務結構的不斷優化和發展檔次大提升。

  四是把握一個“優”字。新基建對大家而言都是新事物,只有做得比他人更好更優,才能獲得市場和業主的青睞。電建企業在開拓新基建過程中,要緊密結合自身優勢和專業特長,選擇合適的業務和領域重點突破、分類突擊,不能再“胡子眉毛一把抓”,而是要善于抓住關鍵領域、關鍵環節、關鍵項目,集中優勢資源、優勢兵力,提升新能級,優化新布局,搶占最高點,打好信息化的“主動仗”、前沿戰,真正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強、人強我優”,只有這樣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五是面向一個“未”字。新基建是我國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后邁向建設現代化強國的必由之路。本世紀20年代,數字經濟將成為我國經濟的新標簽,千行百業都會朝著智能化方向轉型。因此,電力企業開拓新基建不能只顧眼前利益,要立足于長遠發展,真正把握住未來建筑業發展的客觀規律,圍繞智能電網、智能交通、智慧企業、智慧城市等建設需要,加強政策研究,加快經營模式創新,加大科技攻關力度,重視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研究應用,補齊發展短板,努力打造核心競爭力。

電建企業開拓新基建要做到“六個加”

  與傳統基建相比,新基建更著眼于“新”字做文章,需要電建企業結合新形勢,瞄準新目標,加強新應用,開辟新戰場,這對電建企業改革發展提出了新要求。不可否認,作為從計劃經濟走過來的電建企業,長期存在管理體制不暢、經營機制不活、官僚色彩深厚、機構人員臃腫、激勵機制不到位、辦事效率低下等弊端,這些都與新基建發展要求格格不入、背道而馳,必須深化改革,重視創新,強化管理,完善制度,健全機制,努力做到“六個加”,使電建企業更好地適應新基建的發展需要。

  加速新舊動能轉換。新基建需要新的發展動能。當前,不少電建企業仍停留在搬磚頭、扎鋼筋、澆混凝土、裝模板的階段,難以滿足新基建發展的潮流和新發展理念的要求。電建企業要制定出新舊動能轉換“施工圖”,擺脫對傳統發展方式的路徑依賴:一是要發揮技術創新驅動的引領作用,加大重大裝備和專利專門技術研發,重視新技術、新工藝、新業態、新模式的推廣應用,實現從勞動密集型向知識、技術密集型轉變;二是要破除體制壁壘和政策障礙,深化“放管服”改革,在建筑資質許可、建設組織模式、項目承發包方式、工程監管等方面不斷優化完善,激活創新創業源動力;三是要堅持走內涵式發展路子,強化“產業高端化、技術先進化、服務專業化、發展綠色化”,通過要素質量提升和資源優化組合,培育壯大新興產業和改造提升傳統產業,為新基建業務發展提供新的引擎和動力。

  加大產業結構調整。新基建需要新的產業生態。近年來,隨著電建市場的萎縮,傳統電建業務對電力企業產值和利潤貢獻率逐年降低,企業多元化發展取得新突破,但產業經營層次不高、業務互補性不強、產品技術含量較低等問題仍然十分突出,同新基建要求相距甚遠。要結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重點圍繞綠色低碳、科技攻關、創新驅動做好“大文章”,著力抓好淘汰過剩落后產能和“處僵治困”工作,通過對傳統產業進行技術改造和智能化升級,在傳統業務中努力打造競爭的新優勢,開拓發展的新空間,培育轉型的新動能,切實改變目前電建企業普遍存在的“大而全”、“小而全”、生產裝備技術落后、產品附加值低、業務結構趨同、資源配套不協調等粗放型經營模式,扎實推進業務模式的轉型升級和產業結構的優化調整,形成“專精特新”發展格局,將產業革命進行到底。

  加緊體制機制創新。新基建需要新的組織保證。雖然絕大多數電建企業早已完成了公司化改造,初步搭建了公司治理結構的框架,但尚未形成健全的制度安排和規范的運行機制,內部人控制現象仍較為普遍,同國企改革目標仍有較大差距。要結合中央對國企改革的總體部署,全面推進電建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通過國民“聯姻”、員工持股、外資“牽手”、公私“合營”、并購重組、股改上市等多種形式,推動混改取得新突破新進展,以資本的“混”促進機制的“改”,達到激發企業經營活力的目的;要以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為突破口,進一步健全法人治理結構,切實厘清治理主體的權責邊界,完善激勵約束和獎懲機制,釋放出經營活力與效率,以體制創新激發內生動力,以機制創新煥發經營活力,以管理創新提高運行效率,為新基建開拓提供強有力的組織保障。

  加快數字技術嫁接。新基建需要新的技術支撐。當前,電力產業正在進入以數字化為主要標志的數字電力發展新階段,柔性大壩、智能電網、智慧電廠、無人值守等新業態正引領電力建設走向數字新時代,要求電建企業加快推進數字化轉型,加大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虛擬制造、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對傳統電力建設業務的數字化改造:一方面要大力實施智能設計、柔性施工、智能裝配、智慧建設,實現精益化生產、個性化定制、裝配式建造,全面提升業務的信息化、自動化和智能化水平,推動電力建設的智慧“革命”;另一方面要全面推進“數字企業”建設,打造統一的信息管理平臺,加速向數字化、線上化發展,強化業務協同和數據共享,切實推進現有信息系統與業務管理的深度融合,消除信息孤島,不斷提升管理規范化、精細化水平。

  加強投建營一體化。新基建需要新的經營模式。投建營一體化是當前電建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途徑,尤其是兩大電建央企,其投資所創造的利潤幾乎已占到利潤總額的一半以上。除承擔新基建的勘測設計、施工建設等具體業務外,電建企業還要尋找機會在充電樁、儲能、綜合能源、智能制造等領域開展投資興業,或者通過并購重組的方式補齊在新基建方面的業務短板,推行雙線布局和多頭并進的經營策略,借助戰略投資的引領作用,更好地發揮電建企業在規劃設計、施工建設、運營維護等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優勢,打造產業發展的新高地,實現從傳統的設計施工修造業向現代的知識技術密集型服務業與投資開發業并舉轉變,由工程承包商向投資運營商轉變,這是電建企業確保做大做強、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也是立于不敗之地、永葆基業常青的基石。

  加碼高端人才培養。新基建需要新的人才保證。新基建將開啟的不只是一個智能創造價值的時代,也是一個人才引領風騷的時代。電建企業現有人才大多集中分布在傳統基建方面,既精通現代信息技術又諳悉基本建設業務的交叉性人才還很匱乏,必須在著手開拓新基建業務的同時,更要加快所急需的“新人才”隊伍的培養和引進,以滿足新基建業務發展的需要。而“新人才”培養和使用則需要有新思維、新舉措,不能采用老觀念、老做法。電建企業要切實解放思想,采用事業激勵、待遇留人、高薪聘用、技術入股等多種方式,按照市場化選人用人模式,健全人才激勵機制,創新人才培養使用體系,確保人才洼地的形成,打造一批高精尖、老中青、產學研相結合的復合型、專業化、高素質人才隊伍,筑牢新基建發展的“生命線”。

安徽11选5玩法